诫子书是诸葛亮于蜀汉建兴十二年(234年)写给他八岁的儿子诸葛瞻的一封家书。诸葛亮为蜀汉国家事业日夜操劳,鞠躬尽瘁,顾不上亲自教育儿子,于是写下这篇书信告诫诸葛瞻。

夫君子之行,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。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夫学须静也,才须学也,非学无以广才,非志无以成学。淫慢则不能励精,险躁则不能治性。年与时驰,意与日去,遂成枯落,多不接世,悲守穷庐,将复何及!

译文:

君子的行为操守,从宁静来提高自身的修养,以节俭来培养自己的品德。不恬静寡欲无法明确志向,不排除外来干扰无法达到远大目标。学习必须静心专一,而才干来自学习。不学习就无法增长才干,没有志向就无法使学习有所成就。放纵懒散就无法振奋精神,急躁冒险就不能陶冶性情。年华随时光而飞驰,意志随岁月而流逝。最终枯败零落,大多不接触世事、不为社会所用,只能悲哀地坐守着那穷困的居舍,其时悔恨又怎么来得及?

词句注释:

诫:告诫,劝勉,劝人警惕。

夫(fú):段首或句首发语词,引出下文的议论,无实在的意义。

君子:品德高尚的人。指操守、品德、品行。

静:屏除杂念和干扰,宁静专一。

修身:个人的品德修养。

养德:培养品德。

澹(dàn)泊:同“淡泊”,清静而不贪图功名利禄。

内心恬淡,不慕名利。

明志:明确志向。

明,明确,坚定。

宁静:这里指安静,集中精神,不分散精力。

致远:实现远大目标。

致,达到。

才:才干。

广才:增长才干。

成:达成,成就。

慆(tāo)慢:漫不经心。

慢,懈怠,懒惰。

励精:振奋精神,尽心,专心。

励,振奋。

险躁:轻薄浮躁 [1] ,与上文“宁静”相对而言。

治性:修养性情。治,修养;一说通“冶”。

与:跟随。

驰:疾行,指迅速逝去。

日:时间。

去:消逝,逝去。

遂:最终。

枯落:枯枝和落叶,此指像枯叶一样飘零,形容人韶华逝去。

多不接世:意思是大多对社会没有任何贡献。

接世,接触社会,承担事务,对社会有益。有“用世”的意思。

穷庐:穷困潦倒之人住的陋室。

将复何及:又怎么来得及。

淫慢:惑乱懈怠,过度享乐。